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由远及近:嵩山、金胡芦山、银葫芦山临朐金银开采史话作者|曾昭亭鲁中临朐,嵩山之阳,有两座名山:金葫芦山、银葫芦山,在地形图上标注的海拔高度,分别为509米、496米。相传,当年二郎神给王母娘娘挑着金、银首饰赶路时,因为走的太快,一不小心,闪断了扁担,于是,那些洒落在地的金、银首饰,变成了两座状似葫芦的山。有传说,在金、银葫芦两座山上,曾有山葫芦藤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由远及近:嵩山、金胡芦山、银葫芦山

临朐金银开采史话

作者 | 曾昭亭

鲁中临朐,嵩山之阳,有两座名山:金葫芦山、银葫芦山,在地形图上标注的海拔高度,分别为509米、496米。

相传,当年二郎神王母娘娘挑着金、银首饰赶路时,因为走的太快,一不小心,闪断了扁担,于是,那些洒落在地的金、银首饰,变成了两座状似葫芦的山。有传说,在金、银葫芦两座山上,曾有山葫芦藤上结出过黄的金葫芦、白的银葫芦。还有那俩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金大人”,及广为流传的“南蛮子”与“澄金窝”的故事。在略水溜的杨庄水库东面、王庄溜的吴家峪口处,分别有地名叫:“断金桥”。五十多年前,王庄村南那个约一亩地的大水湾,村人称“淘金湾”。

阅现有临朐县历代志书,对金、银葫芦山,金、银矿开采等,均有相关记载,综合摘录于后:

明嘉靖《临朐县志》载:与嵩山相连的黑山,山出银矿,其山下河水中亦时出矿及沙金。山间又出铅、锡、铜、铁,亦时有石碌、白丹砂之类,然未易可得也。唯银矿独易发。土人之顽者时啸聚,邻邑不逞之徒,多至数千,为群相与盜采。甚为地方之害,有不可胜言者,县官苦之。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金、银葫芦山流域

冯惟敏曰(《黑山矿洞议》):山泽之利,从古有之。然而银洞为朐剧害。何也?民采之,率其本业,啸聚山谷,分落树敌,杀伤无算,必捐躯覆族而后已。官采之,则大吏必至,有司奔命供帐舆马之费,骚动数百里,而朐为甚。工役俑作之直殆又过之,且虞不逞之徒,群起而为乱也。兵防馈饷,用出无经。瘰官秕政,耗财蠹民,至是极矣!乃复有官民同利之议者,官监民采,货以公帑,已乃偿之,仅无少余。是三者,朐皆行之,而一无所利。顾蒙其害,至今未苏也。夫矿亦石耳,一掘不复生息,古今掘之,不遗余力矣。其不可复得,理有固然,无足辨者。

康熙《临朐县志》载:黑山,七宝山之南五里为黑山,山涧中为略水,传闻细沙中时出麸金,淘汰往往得之,然不足以偿费。万历中遣中使采矿,为民骚害,毒甚兵燹。

附载陈惟寅《矿洞议》文:朐,青之左辅也。东营丘,南穆陵,北拱郡城,襟带连绵。守令法制,家喻户知,故匪类无所托处。惟西南隅,山延数百多,直接汰岳之麓,村落旷远,民愚而不直法。或有奸顽,一方听其指挥。欲责以大义则难。且略水、破丘冲峪口,而矿洞、金河为利藪,俾无窺伺,则又难。如是,故莫若用土著之兵。嘉靖元年,土冦王恭等聚众杀官兵,六道合剿,犹尔猖狂。于是,陈秩蒙两院札协委剿。秩集丁壮,殄渠收孽,乃授把总管,免阖门差役,世守矿洞。设巡洞民壮十名,领条编工食。又以书堂、白修、仁里、王庄、嵩阳为护洞枪手,免杂役,定为制。自秩而降,七世于兹,未之有改。窃念此制其便有三:官则蠲差役而无常禄,官慕虚名,上收实效,便一;周围百里,烟火千家,臂指相使,便二;兵则免杂差,而无粮饷,平时各事其业,有警亟就其伍,便三。迨后法弛,民壮则空役,兵丁有杂差。空役极难追稽,杂差或应给不暇。兼以王府置庄,不则青衿影射,棍徒为钻刺,约地本官莫可谁何。是以递至陈琦,犹然官也,名存而实亡,有官而无兵。将欲觉察非常,俾奸顽蕺志,必不得之。数也,愚以旧制当复,不得不详议于此,以俟留心国计者酌裁。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巍巍嵩山

还载有冯惟敏的《黑山矿洞议》文。

清光绪《临朐县志》载:嵩山南五里之麓曰黑山,山有两峰,土人呼之为金葫芦、银葫芦山,山下有银洞,大小数处……,山涧细砂中亦时出麸金,贫民汰沙往往得之。明万历中,遣中使开采,大为民害。康熙五十八年,西陲方有军需,归安陆师等六人出董其役,曾驻略水村采试,三月,封闭六井,惩首事二人而去。有师封矿洞碑,邑人至今祝之。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金胡芦山

附《陆师封黑山矿洞碑记》:青之属邑曰临朐,沂山在其南境,乃《周礼.职方》五镇之一。《祀典》:亚岱宗有差,迤逦而西为嵩山,凝碧挺秀,丹青照耀,俗呼七宝山,冈联嶂沓,至黑山伏为洞壑,诸山之气于此结穴。遇水发,土人于洞边淘沙得金,竟传为金、银矿。明万历中遣中使开采。籍土富陈姓为洞官,五社丁壮为洞丁,凿山穿井,官民涂炭,甚于兵燹。至今父老谈及辄舌咋泪出。盖临朐一大害也。康熙已亥,居民掘煤得砂,奸人云集,蝇营蝎噬。中丞峨村李公以闻,时方事西陲,军刍孔急,意欲佐公以塞私窦,天子未俞所请,旋咨六卿:慎简能负往试有无裨益。圣虑周详,不欲遽以矿病东人也。庚子五月,师奉简书抵济南,先与中丞条议八款,通下郡邑:毋犯民间庐墓田园,毋纳四方亡命,毋扰地方供亿、执事、夫役、兵弁恪恭守法,开采三阅月,迄无成效,与中丞合词具请,封塞完固,朐人安之。按:五金皆产于土,其在《禹贡》:荆扬贡金三品,梁州贡璆、铁、银、镂。今天下舆图式廓,两广采铜易,滇南采金银,而东省不与焉。任土作贡,责之于其所产,不责之于其所不产;况东方出震,与天地为生气,于京师为股肱,岳镇方望拱护环围,乌可鎚凿而破碎之乎?方事之初有阴主之者,为官吏所迫协,势难解散。至于奉帝命,星久轺驻,水落石出乃得报罢。自非天子圣明,山灵爱宝。使者虽欲为朐人善后无由也。夫太平献瑞,诸山有得银瓮者,然可以无心而得,不可以有意而求。至于岁俭民饥,淘沙糊口,原无厉禁,然可以养穷民,不可以裕国帑。古人云:利不百,不好意思可兴。况于利一无而害百乎?《明史》所载可考而知也。昔春秋书求金而南海明珠、越裳、翡翠,使臣详书以戒。今天子圣德神功,格被上下,超越古今。两阶千羽不崇朝而格有苗?太仓粒粟,沧海涓滴,何补于事?其肯劳民毒众,以病东人乎哉?使者奉天子命,要以勤宣德意,息事宁人,有不便于民者,请于朝而罢之。沂镇有灵,谅不以使者为废坠王命也。谨拜手而纪其事。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银葫芦山

《大事表》载述:康熙四十九年六月旱,秋七月始雨,土人议淘金,知县郭玘禁之。五十八年三月,知府陶锦议开嵩山矿洞,诣山致祭。九月雇民夫充役。冬十月穿金井、银井、宝井,知县陶宣接董其役。五十九年春正月,知县陶宣因开矿费,议加火耗,每两加火耗二钱二分。夏六月监矿务、吏部员外郎陆师至。八月矿洞官房,火。九月陆师封矿洞,立石洞侧。

清光绪《临朐乡土志》载,王庄社黑山,旧有金银矿,为明代所开采,其所得不可考。国朝康熙五十九年,吏部员外郎陆师等奉命来黑山督工开采,三月无成效,奏明封闭矿洞,立碑以志。其事,光绪十六年故济东道李宗岱,三十年济成公司复先后采之,仍以无效而止。唯贫民往于山涧细沙中淘得麸金少许。

民国《临朐续志》载:黑山,在嵩山南五里,有两峰,俗名金葫芦、银葫芦山,下有银矿,自明万历以来,历经开采,均以无效而止。今居民仍于细砂中汰得微金资以糊口。

金银矿,在西南山王庄左近,有金葫芦、银葫芦二山,以产金银,故名。明万历间,遣中使开采,徒为民害,未见成效。清康熙间,以军兴需饷遭陆师等六人来邑试采,三月即奏请封闭。然此或委用非人,或采不合法,遂致无效而止。今变用新法,公私无扰,宝藏之兴,定可操券以获也。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金矿王庄东山矿区

1991年版《临朐县志》载:金、银、铜,在箕子山乡的铁寨、王庄,寺头镇的李季村以及金葫芦山、银葫芦山一带,蕴藏着金、银、铜、铁等多种金属共生矿床。成矿母岩为中生代燕山期闪长岩和二长斑岩,载矿母岩侵入灰岩中,属矽卡岩型、石英脉型,面积50余平方公里,矿石储量约有3010万吨。品位:金1~50克/吨,银5~100克/吨,铜0.5~18克/吨。早在元代即有开采,现以箕子山金矿为主形成规模生产。杨家河乡三山峪一带为裂隙细脉充填型矿床,矿体在闪长玢岩裂隙中,面积约10平方公里,金、铜共生,品位:金2~40克/吨,铜3~18克/吨。黄金资源除有上述脉金矿体外,尚有砂金储藏,箕子山乡王庄河床中,砂金矿层长6000米,宽300米,砂金品位1.4克/吨,探明储量0.95吨。寺头镇李季砂金矿层长6500米,宽200米,砂金品位3.6克/吨,估算储量1吨。杨家河砂金矿层长2400米,宽150米,品位、储量待查。

金矿,分布在嵩山南麓的铁寨、王庄一带,系接触交代式矽卡岩型多金属矿床,主要含有金、铁、铜、银等元素。据《元史》记载:明朝,朝廷曾派矿监来嵩山,督采银矿,至今留有许多矿洞。1958年“大办钢铁”时,县曾组织人力来这里采挖铁矿石。1971年,在王庄东山建铁寨铁矿。所采矿石供应益都铁厂。1976年,铁矿迁王庄村北,改名临朐县铁寨金矿,从单纯采铁改为以采金为主,铁,铜综合回收的企业。矿石粉碎后,铜金粉运至沈阳冶炼,铁矿粉运至益都铁厂冶炼。1982年3月下放为社办,改称寺头公社金矿(不久,因矿源枯竭而停产)。1984年7月,改称箕子山乡金矿。该矿储量:金约2.5吨,铜约5000吨,铁约25万吨。1987年,全矿职工141人,生产砂金365两(小两,每16两为1市斤)、铜14吨、铁1710吨。至1987年底,该矿累计创产值442.34万元,利润113.52万元。

2000年版《临朐县志》载:主要矿产,金、银、铜、铁,在吕匣、寺头两镇的铁寨和银葫芦山一带及杨家河、龙岗、蒋峪等乡镇均有分布,已探明矿石储量为150万吨。临朐,是潍坊市黄金的重要产地,有临朐县金矿、县寺头金矿、县杨桃金矿等。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临朐县金矿,位于寺头镇铁寨村,始建于1976年,选矿能力为50吨/日,1992年投资90万元建成选矿二系列,,选矿能力达100吨/日,年增工业总产值400万元,利税50万元,安置农村剩余劳动力60余人。1994年6月29日,临朐县部分地区连降大暴雨,矿区降雨量300余毫米,金矿货场库存金精粉20余吨、铁粉100余吨被冲走,矿井空压机等设备冲毁,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0多万元。1996年投资200万元,日处理100吨规模的第三选厂建成投产,选矿回收率、矿石贫化率、采矿损失率分别达到78%、5%和5%。1998年金矿地质勘察取得突破,在矿区探到厚达10米、品位较高的金、银矿体。2000年金矿拥有固定资产382.6万元,职工200人,采矿能力 3万吨,生产黄金1500两,白银80公斤,铜65吨,铁精粉1200吨,实现利税22.2万元。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金银矿石

2003年,临朐县矿产资源管理办公室编《临朐地质矿产》载:临朐县金银铜铁四大金属矿种,主要分布在寺头镇的铁寨和银葫芦山地区。该矿区位于嵩山杂岩体南部,区内岩浆岩发育,主要为燕山晚期苍山超单元,沂南超单元石英闪长岩、石英闪长玢岩、石英二长斑岩及橄榄辉长石等。……形成了以金为主的多金属矽卡岩型矿床,分布面积10余平方公里。矿石呈粒状结构,块状、条块状、浸染状及粉状构造,铁、铜、金及银共生,矿体中铁、铜含量具有反消长的特点,矿体呈似层状、透镜状、扁豆状及囊状等,厚度一般0.5米至几米,最厚达十几米至200米。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临朐县现有三个金矿,日可处理矿石300吨,年产黄金3000余两,银750公斤,铜精粉300吨,铁精粉7000吨。

在辛寨镇三山峪地区和龙岗镇盘龙山地区,金异常明显,矿化范围大,冶金部山东地勘局二队对该地区进行了初步勘探,有望获得突破。

淘选砂金,历史悠久,在寺头镇王庄河床,李季——杨庄一带,砂金矿床长达8000米,宽35~300米,砂金品位1.4克/立方米,经山东省第一地质矿产勘查院1990年进行普查,其矿体规模较大,但品位变化也大。另外,在杨家河和弥河龙岗地段,也发现有砂金,品位储量待查。

2012年,《临朐村镇志略》(寺头卷)铁寨、季家庄、杨桃三村志略分别载:位于王庄村北的临朐县金矿,1985年改制后,由铁寨村郭太平经营,1995年始,郭太安承包。现有固定资产500万元,2个矿区,1个选矿厂,员工200余人,日加工矿石150吨,年产黄金500两、白银700公斤、铜70吨、铁粉 1.5万吨, 年实现产值1840万元,上交税金170万元。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寺头金矿

位于季家庄村西山原铁矿处的临朐寺头金矿,是村集体企业,始建于1993年,由时任党支部书记郭宝清与烟台市南张家庄金矿合资兴办,称季张矿业开发有限公司,1995年,季张矿业因经营不善破产。后由冯建勋经营,更名为临朐寺头金矿。2003年,孟祥平接任。现有固定资产逾千万元,为社会提供就业岗位150个,职工人均年收入2万元。规范管理,安全生产双达标,2008年为寺头镇第三纳税大户。

位于杨桃村东的临朐县惠源金矿,1994年,赵德海引进资金350万元,占地20余亩,建成杨桃金矿,日吞吐矿石50吨。现被孙龙法购买,改称“临朐县惠源金矿”,企业发展良好,有职工100余人,工人年工资2.5万元。

三处金矿,每年可加工矿石15万吨,产黄金1500两。

1987年,为了开采更多的砂金,箕子山乡曾新建一处砂金矿,购进大型机械设备,在王庄村开采砂金,将村南河边那一大片土地,翻了个底朝天,仅开了两年余,因为含金量过低,无果而终。

据不完全统计,自1976年临朐县金矿建成投产,到2021年,三处金矿,累计共生产黄金逾20000两,白银约3200公斤,铜2800余吨,铁精粉50余万吨。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晃金簸子

王庄,自元代立村七百年间,村人世世代代就有淘砂金的习惯,村庄周围的地下,到处都有淘金的洞子。每年雨季的大雨过后,河边常有头戴苇笠身披蓑衣的人,汰沙淘金,赶上好运气,一簸子下来,可换一大嘟噜子肴肉。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省里的地质勘探队来到王庄,在周边的山上钻探。七十年代初,在王庄庙里的联中上学的学生们,晌午头里,经常到庙前的铁矿的那个棚里乘凉,看那两头被蒙了眼睛的毛驴,不停的拉着石磨磨矿石,看那个杨桃村的叫陈学孟的老汉,叼着旱烟袋,用自流水冲拉那铺着毯子的金溜子、揺晃那个专门用柳木挖抠的金簸子,最后将那极不多的如米粒大小的砂金,用水银裹起,倒进那个神秘的瓶子里。七十年代中期,生产大队曾派部分青壮社员,专门给地质队在半山腰的钻山机房挑水,挑一担水给生产大队挣一角钱,每人一天能挑十几担。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八十年代,实行农村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又掀起了一轮淘金热,农闲季节,五人一伙,八人一档,在承包的土地上开窝子,淘砂金,所承包土地的主人,不仅任“把头”,且占一个地份子,一人顶两人,有时一个工值20多元。还吸引了许多周边村子里的人前来入伙搭档。村人刘复禄,上了年纪也闲不住,背着小簸揽伙砂,有次竟淘了一块一两多重的“狗头金”。隔三差五,一档一档的,就会带着那淘得的砂金,乘早车,到县城的人民银行,卖了金子,先给老婆孩子买上件新衣服,再下馆子,喝上几杯酒,哼着熟悉的京腔调,精神焕发的回家,满满的幸福感!

九十年代,借县直单位包村之际,在淘金湾东面的南坪处,建起了一个小型选矿厂,由于在村东马鞍山上所采矿石品位低,开了两年,因亏损而关停。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进入新世纪,随着国家对黄金市场的放开,村子里开始有人加工金、银首饰:金戒指、项链、手镯、耳环;银锁、银壶、银碗、银杯,银元宝,应有尽有,花样繁多。仅在临朐县城内,就有三家金、银首饰品牌店。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但凡劳作,难免有伤亡,更何况于地下淘砂、开山洞,采矿石。近四十年中,王庄村里,曾有多人在淘砂金、开矿时,因落石、塌方、放炮等原因,而致伤、致残。

金葫芦山、银葫芦山,这两座鲁中名山,流域内,藏金纳银,地灵人杰。七百余年间,被遗载许多的人和事。仅提一件:八十年代中期,《大众日报》曾登载的那桩所谓的“黄金案”,新设立的箕子山乡的书记、乡长等人,把那座县里经营亏损、公社管理下马,社改乡分家析产时接盘的废弃金矿,想方设法,将其激活,因此遭狱,尽管已被改正。以后的相关史料,当据实予以提及,提他们当年的有所作为,因为,那总是一段历史。

星银矿石采集点图(星银矿石位置分布图)

曾昭亭,1959年2月出生,寺头镇王庄村人,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退休干部。县政协特邀文史委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779.com/4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