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图片背影(萧逸图片线稿)

《各生欢喜》3:“我喜欢你,做我的情人吧。”咖啡厅内,萧逸的话顿时把对面坐着的齐愉震得差点把刚喝到嘴里的咖啡喷撒出来。她慌忙拿起手拼命捂着嘴,一口将咖啡吞到肚子里。结果,“咳咳”几声响了起来,差点把她呛过气去。萧逸给她递上一张纸巾,目光宠溺地看着她:“喝咖啡喝那么着急干嘛?如若你喜欢,我可以把这咖啡厅买下来,赠送给你,权当是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了。”他话音刚落,齐愉又是一阵震惊与心慌,差

《各生欢喜》3:

“我喜欢你,做我的情人吧。”

咖啡厅内,萧逸的话顿时把对面坐着的齐愉震得差点把刚喝到嘴里的咖啡喷撒出来。

她慌忙拿起手拼命捂着嘴,一口将咖啡吞到肚子里。

结果,“咳咳”几声响了起来,差点把她呛过气去。

萧逸给她递上一张纸巾,目光宠溺地看着她:

“喝咖啡喝那么着急干嘛?如若你喜欢,我可以把这咖啡厅买下来,赠送给你,权当是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了。”

他话音刚落,齐愉又是一阵震惊与心慌,差点从灰色的椅子上摔了下来。

看她的反应,萧逸脸色一阵不悦,眸色忽而凌厉地瞪着她:

“齐愉,你不愿意吗?你可知道,想做我的情人有多少吗?被我看上,不就是你的殊荣吗?怎么你…….”

说到这儿,他的心情郁燥得说不下去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见鬼了,自从上次在景灏酒店宴会上,与她跳了一支舞之后。她的音容笑貌,乃至她的呼吸与脸上的任何一个小表情全刻在他的大脑里,怎么都挥之不去。

每日,他一得空,他就疯狂地在想她。

更为变态的是,他想她立马就能当他的情人。他想要狠狠拥她入怀,狠狠掠夺属于她的芬芳。

所以,今日他推掉一切事务与应酬,找到她的公司来了。把她约到她公司楼下的咖啡馆里,见面就坦诚地告诉她:

“齐愉,我看上你了,请你做我的情人吧。”

齐愉面对他胆大又放肆的语言,脸上一阵红一白的。

她不知道该感动,还是该哭得好。

她接过他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嘴角的咖啡液,再清了清嗓音,方才开口拒绝:

“抱歉萧总,我对你没感觉,你还是找别的女人吧。”

“什么?”他瞪大了眼睛,眸底一团怒火正在燃烧着。

紧接着,他一拳捶在桌子上,桌子猛烈摇晃,把桌上的瓶瓶罐罐全部弄到地上去了,摔得粉碎。

店内,众人的目光纷纷朝他们投来,个个面面相觑,瞧见男人铁青暴怒的面容,又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这时,两个店员跑了过来,弯腰蹲在地上把玻璃碴子捡起来,放在垃圾桶里,两人都不敢说话,生怕得罪贵客。

“萧总,你怎么会这样呢?”

面对他的蛮横盛怒,齐愉心里莫名又无语。

堂堂的恒海总裁,脾气居然这么臭。

她蹲下身子帮两个店员一块清理地板,谁知她的手刚碰到玻璃碴子,就被划到了一条长长的伤口,鲜血顿时冒了出来,触目惊心。

萧逸瞅着,眉宇拧作一团,赶忙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拿纸巾帮她把伤口捂住,嘴上骂了一声:

“蠢女人。”

一听,齐愉火了,想甩掉他自作多情的手:

“不用萧总管,请你放手。”

男人不干,死皮赖脸地把脸凑到她跟前,目光挑衅地瞪着她:

“我就不放,你能把我怎么着?”

齐愉瘪瘪嘴:“幼稚!”

……

在萧逸的坚持之下,齐愉还是被他开车送到医院清理和包扎伤口了。

此时,面对人满为患的医院,齐愉只觉得脑瓜子疼。

她最烦来医院看病了,每次都要排长龙,挂号,等叫号,看病,拿药,不折腾几个小时,绝对回不了家。

她低头看了眼手上的伤口,血已经止住了。

于是,她扯了扯男人的衣角:

“那个…我手没流血了,不用看医生了,我到路边的小药店买点消炎药涂涂就好。”

“不行,万一伤口感染了怎么办。”男人一口拒绝。

完了,他从兜里掏出手机,翻找一个号码拨了过去。等电话一接通,他就用命令的口吻对人说:

“我已经到医院一楼大厅了,请你马上给我下来。”

他挂完电话没多久,只见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男人带头领着好几个穿白大褂的男女朝他们走了过来。

远远地,那个男人朝萧逸伸着手走过来,嘴上跟抹油似的,话溜得很:

“萧总大驾光临本院,真是让咱们医院蓬勃生辉啊,谢谢谢谢。”

每年,恒海集团都会给医院捐赠大量的医疗设施,与医学用品。

在金主面前,赵院长嘴巴能不甜一点吗?

面对人家的热情,萧逸一个笑容都没有,全程黑着脸,像谁欠他几十个亿不还一样。

他直接把齐愉往那几个医生面前一推,指着她手上那一道一厘米长的伤口,警告道:

“她的手被玻璃划伤了,你们得好好给她治疗,如有半分差池,我就把你们医院给拆了。”

“是是是。”赵院长与身后的几个人齐声应道。

齐愉羞得满脸通红,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就一点小伤口,至于搞这么大的阵型吗?

真浪费医疗资源!

不大一会儿之后,齐愉伤口处理完了,便从伤口治疗门诊室走了出来。

她刚绕过一个拐弯,正要去找在大厅里坐着等候的萧逸时,却瞧见电梯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

许川的母亲。

她带着满心的好奇,朝老人走了过去,走到她身后,她柔声开口询问:

“许阿姨,你怎么在这儿呢?”

老太太回头看到她,嘴巴咧了咧,把手里的保温瓶扬给她看:

“许川昨晚出了个小车祸,被摩托车撞伤了手,要留院住几天,才能回家。”

说着,老太太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把将保温瓶递到齐愉的怀里:

“小愉,小囡一个人在家不安全,我得回去带她,你把饭给许川送上去吧,你喂给他吃。他在四楼的三号病房。”

说完,老太太转身迈着小碎步就走了。

齐愉:“。。。。。。”

唉,估计老太太不知道他们分手的事情,不然……怎好让一个外人给自己儿子喂饭呢?

三分钟过后。

当许川第一眼瞧见齐愉“腾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他的双眼亮闪了好几下,却又很快黯淡了下来,板起一副冷面孔:

“你来这儿做什么?你别以为你来看我,我就原谅上次你扇我耳光的事情,哼。”

完了,他把头转过去,面向着墙壁。

齐愉看着他自作多情的模样,差点笑了出来。

这男人,脸怎么这么大呢?

她专程来看他的?真是可笑!

“喏,这个送给你的。”

“什么东西。”

许川惊喜回头,一看,面目表情瞬间变得狰狞起来。

一支白色雏菊,蔫巴巴的,毫无生机,送给死人的小花。

男人满腔怒火,大眼瞪着她:

“齐愉,你有病吧?送我这花,是不是巴不得我早点死去?”

“如果,这小花许愿这么灵的话,我立即跑去花店给你再整几大束回来,让你…….”

死得更快一点。

齐愉捂着小嘴直笑道:

“这花是我刚在电梯门口捡来的,想着探病空手而来,不好看。”

“你……”许川被她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齐愉将保温瓶一把扔到他怀里,什么都不想跟他说了,转身欲要走。

”喂,你就这么走了?你喂我吃饭。”

齐愉停下脚步,握紧拳头,回头咬牙切齿冲他喊道:

“滚。”

喂他吃饭,她还巴不得将他饿死在医院里头好了,一辈子都住在医院,别再出来祸害纯情少女了……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779.com/4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