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世界如何驯服黑龙坐骑(迷你世界怎么驯服远古黑龙当坐骑教程)

其实,很多事情只有我和爷爷知道,很多秘密也只发生在我们两人之间,包括虽已冰封却还未被驯服的小黑龙为什么在我接触到那片稻田土的时候反应如此剧烈,别说是我,怕是连爷爷也搞不清楚。爷爷说:“据我所知,今天应该是你和星儿蜜月出发的第1天,去哪里、怎么安排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找到那片稻田的?”“我和星儿地图也没看,导航也没开,方向都没辨

其实,很多事情只有我和爷爷知道,很多秘密也只发生在我们两人之间,包括虽已冰封却还未被驯服的小黑龙为什么在我接触到那片稻田土的时候反应如此剧烈,别说是我,怕是连爷爷也搞不清楚。

爷爷说:“据我所知,今天应该是你和星儿蜜月出发的第1天,去哪里、怎么安排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找到那片稻田的?”

“我和星儿地图也没看,导航也没开,方向都没辨别,就是准备放空自己、四处散心,去山明水秀的江南水乡转一圈。可不知怎么回事,车停到那座无名山脚下,我俩顺着山路爬山,走着走着就转悠到那片水稻田去了。”

“爷爷,不知道是不是毒性发作的原因,天麟当时的身体状况非常差,我差点就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对了,有个细节我忘了说,天麟是抓了把泥土之后才出现了类似中毒的反应。”

爷爷轻轻点了点头:“星儿说的问题很关键,问题很可能就出在泥土上。”

“我同意九爷的说法。”岳父说道,“现在国家大力提倡生态环保和可持续发展,大家在食品安全和生态安全意识方面有了极大提高,因此,农村稻田使用剧毒农药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我觉得,可能是天麟在替星儿解毒治病过程中,激发了体内的某些潜能,甚至产生了某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身体重要器官的器质性改变。换句话说,天麟拥有了普通人不具备的超能力。”

岳父说的也有道理,很多人在生过大病或者遇到什么巨大人生变故之后,往往会有脱胎换骨的改变。

比如说,本来挺笨的一个人突然开窍了,学习能力有了极大提升,或者说视力、听力等方面有了质的飞跃,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听到别人听不见的声音等等,这都极有可能,世界各地的新闻也多有报道。

发生在我身上,目前看来,具体就是觉得鼻子突然灵敏起来。小时候跟着爷爷到处挖土,就像完成暑假作业或枯燥任务,根本没刻意往心里去记,去想。

但当年那些机械重复的挖土动作,和在当时看来毫无意义的挖土翻土,无意中在我的记忆深处刻进了对那些泥土的形状,颜色,气味的认知。

就像我们在童年时代学会的某种技能和知识,熟悉到我们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它们的存在。又像骑自行车,一旦学会了,终身都不会忘记。

可毕竟过去了十几二十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部分关于泥土的记忆像人类发往太空深处的探测飞船,传递回来的信号越来越微弱,信息返回时间也越来越漫长,甚至在我记忆深处变成了一团模糊的影子。

就在今天,童年时的挖土记忆无比真切的浮现在眼前。那些曾在我小铲子底下翻动过的,干的像粉笔划过黑板的粉末,湿的像粘腻湿滑的泥膏,细到飞扬起来轻易钻进鼻孔,让我大打喷嚏,黏腻生冷到让我干呕的各种记忆,像海浪般一遍遍地朝我涌来。

过去时光的记忆仿佛存在巨大档案室角落里的古老档案,其细节精微和清晰程度让我感到无比震惊,一切的一切好像刚刚发生,历历在目,无比鲜活。

爷爷问我:“天麟,你有没有具体的想法或打算,还是需要爷爷替你组织人力、物力去证实你的想法。”

“我是这么想的,”我决定把我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哪怕我的想法并不怎么成熟,也并不怎么完善。

“从风水学的角度讲,那块水稻田的地势可以说得天独厚。前方视野开阔,后面有山有靠,左边山峰形如笔架,秀而不瘦;右边山岭,起势浑厚,又不高过主山。正是怀中抱子、出将入相的上上格局。

换句话说,哪怕放到现在来看,这块水稻田的风水格局也是无可挑剔。如果这块田里埋有重视教育,家庭条件又相对不算太差人家的祖坟,孙儿可以大胆的说,这家人的子孙后代最低也是在国内Top前10名的高等学府读书。”

爸爸好像对我的能力有些怀疑,不过这也很好理解,虽然我是他的亲生儿子,但他这个儿子怎么会突然就牛叉起来,而且会牛叉到他认知不了的程度,也算情有可原:

“天麟,风水、堪舆、望气之术,是咱们古代中华文明的知识结晶。也是咱们赵家起手的基础知识。你能把爷爷以前教你的东西活学活用,我很欣慰。

但是,现在是21世纪,一切都要讲证据,一切都要讲科学。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是你身体不舒服导致了判断失误,受损的不仅仅是你的个人名誉,还是咱们赵家乃至四大盗墓家族乃至701所领导的脸面。

因此,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第1条,是忘记今上午发生的一切,你和李星儿继续按照你们俩制定的蜜月计划去执行;

第2条,是根据你自己的想法继续进行,通知当地的文物管理部门进行发掘也好,请你爷爷再去替你掌掌眼也好,都可以。

但是你要清楚,如果你确实看准了,你一定会名声鹊起,甚至会开启属于你的盗墓时代;问题是,如果你判断失误,你很可能会丢掉你眼前已经得到的一切,包括阳星公司的最高职务,包括你在701所的任职。

我是你父亲,自然希望你的将来越来越好,但我又不得不多说一句,希望你能仔细想清楚了再回答。”

爸爸和爷爷不一样,也许是他不想让我继承赵家的盗墓事业,每天都有操不完的心,老老实实做个普通人更好。从小到大,对我能力的否定是他的主流思想。今天,当着岳父岳母和李星儿的面,他的讲话已经算是客气。

如果说我原来还有一丝犹疑,爸爸的话激起了我的好胜心。也许他并不知道我刚刚讲的风水堪舆仅仅是辅助,对我所下结论起不到决定性作用。

因为我内心非常清楚,山上的植物会因为雨水和季节有荣有枯,有茂密有稀疏,但土壤的性质不会改变。当我抓起那把稻田土的时候,我就觉得一切都不再寻常。

当然,几百上千年下来,懂风水的不只我一个,懂盗墓的也不止我一个,说不定,这片稻田下的古墓已经被人光顾过好几回,甚至里面已经没有什么值钱东西。但是一切的一切都不影响我对它下面埋藏着一座千年古墓的判断。

根据我记忆库中的知识,这股土壤气味,至少是南宋,甚至更往前时代的土壤气息。

“我可以肯定,现在我就给杭州文物保护部门打电话。”

(茶叔新开长篇小说《别抓我,我不是盗墓贼》第23章,2022年06月05日16:01分,端午节假期最后一天)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779.com/3241.html